Wednesday, 8 April 2015

I'm not...

我不想澄清什么, 也不想解释什么.
累到一个不能到顶的极限了.
但这个极限, 慢慢演变成了习惯.
到了这个极限, 自然而然的一点都不觉得困, 不觉得累.
不能有麻木来形容. #也许那个字还没被发明出来.

将近进入四个礼拜, 睡眠不足的每一天.
脑袋的容量明明还没填满但却觉得快要被挤爆,
但却什么知识都没完全被吸收.
身心疲累到一个极端的时候原来是可以那么的精神.
也许我可以转科.

我真的不知道这门科到底适不适合我 #毕竟这不是我最初和最坚定的梦想
它只是一个为了掩饰我不能完成梦想的必要过程.

@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Work hard now so you don't have to later.
我总是这样跟自己说.
但我真的很累.
哭得累了.
读得累了.
顾得累了.
想得累了.
做得累了.
听得累了.
看得累了.
好多好多好多........

我不喜欢抱怨. 因为我不希望身边熟悉的人看透我最糟糕最无能的那一面.
我希望抱怨. 因为人家都说信是不要放在心上.
所以, 现在是要怎么样?
Speak or not to?

顺其自然,
视而不见,
坐视不理,
堂开心怀,
不倦就,
是我现在能做的.

不能否认, 是我无能.
区区六科都不能应付.
女强人, 我不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